闻蜂丧胆 虎头蜂及其蜂窝介绍

导读:闻蜂丧胆 虎头蜂及其蜂窝介绍 要命的蜂螫 当我们在从事野外工作或登山踏青等户外活动时,往往面临蚊子、跳蚤、蚂蚁、小黑蚊、隐翅虫等这些小虫子的骚扰,这些虫虫虽然扰人,也...
闻蜂丧胆 虎头蜂及其蜂窝介绍
要命的蜂螫
当我们在从事野外工作或登山踏青等户外活动时,往往面临蚊子、跳蚤、蚂蚁、小黑蚊、隐翅虫等这些小虫子的骚扰,这些虫虫虽然扰人,也偶有叮咬到人的纪录,虽造成许多不便与困扰,但危害终究有限,很少会对人类造成致命的威胁。而且只要采取适当的防护措施,便可将伤害降低。很不幸,一种最令人担忧与害怕的虫—胡蜂,即使穿上长袖、长裤,涂上防蚊液等防护措施,也无法抵挡住胡蜂长长的螫针刺入人体。尤其是虎头蜂,可谓恶名远播,在从事野外工作或登山露营等户外活动时,时有所闻遭到蜂螫(特别是虎头蜂)的事件,甚至于造成被螫者不幸死亡的意外案例。因此一般社会大众对于蜂(虎头蜂)的印象总是负面的,甚至产生极大的厌恶或恐惧感。
其实很多的蜂类都会螫人,如蜜蜂、细腰蜂、土蜂、蚁蜂、胡蜂等,均是属于昆虫纲膜翅目细腰亚目里的有螫类(Aculeata)。由于蜂类的螫针是由产卵管特化而来,故只有雌蜂会螫人。胡蜂大多是受到惊扰为了自卫而螫人,而不同于细腰蜂或土蜂的螫刺是为了用以麻醉捕获的猎物。因此,避免干扰到胡蜂的活动将可降低被螫的风险。胡蜂螫到人的反应因人而异,蜂螫後最危险的就是人体对蜂毒中所含蜂蛋白的过敏反应,有些体质过敏的人被螫一针後就可送命,蜂螫最主要的危险性便在于此。若是遇到社会性胡蜂,尤其是虎头蜂,还会群集攻击,警戒范围可达数十公尺远,被螫後果更是令人担忧。
特别要说明的一点,我们熟知的蜜蜂螫针有倒钩,螫人後无法拔出,当蜜蜂挣脱或遭拍离时,螫针与毒囊便从蜜蜂的腹部撕离,留在被螫的人身上,蜜蜂因而伤重死去。
而胡蜂的螫针不具明显倒钩可以重复使用,故可连续螫人多次,更加显示其攻击性。因此网路中流传蜂螫後的处理,必须马上除去螫针,避免挤压到毒囊,而把更多的毒液注入皮肤内,通常指的是蜜蜂而非胡蜂(虎头蜂)。
蜜蜂与虎头蜂螫针比较,左侧为蜜蜂;右侧为虎头蜂,下方图为电显放大照片,显示蜜蜂螫针末端有较明显突起之钩刺,虎头蜂则未见(陆声山摄)
社会性胡蜂
虽然我们常形容蚂蚁、蜜蜂等社会性昆虫具有分功合作的美德,但提起虎头蜂(胡蜂)则往往使人闻「蜂」色变,其实它们都是属于社会性昆虫。究竟什麽叫做社会性昆虫?
目前根据定义具有下列三种特徵的昆虫:(1)亲代与子代生活具有重叠现象,(2)共同育幼的方式,(3)生殖阶级、劳力分工的存在,称为完全社会性昆虫。社会性昆虫演化的主要趋势是:(1)部落(colony)的日益增大;(2)个体行为逐渐特化及复杂化;(3)更具有控制巢内环境的能力。也因此,共同防卫形成社会性昆虫的一大特色,透过不同腺体产生的警报费洛蒙与同伴进行沟通,可有效且迅速的将危机来源之讯息传达给其他同伴,使得同伴能迅速增援。由于虎头蜂对警报费洛蒙之沟通能力极强,有时其防卫及攻击距离可长达数10公尺,这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个原因。
胡蜂分类上是属于膜翅目昆虫中的一个总科,成员包括了从独栖性的蜾赢到具有复杂社会结构的虎头蜂都有,虽然生活情形不同,然而它们的翅脉(即翅膀上的纹路)具有相同的地方,且在休息时翅膀可纵向摺叠;此外,它们
眼睛的形状都是蚕豆(或肾脏)形的。台湾胡蜂总科中属于社会性昆虫的是胡蜂和长脚蜂(亦称为马蜂)两个亚科,属于独栖性的则是蜾蠃亚科,其中以胡蜂亚科中的虎头蜂攻击性最强。台湾从都市平原到3000公尺海拔以上山区都有胡蜂的分布,目前已知有7种虎头蜂(胡蜂属Vespa),3种黄胡蜂(黄胡蜂属Vespula),约19种长脚蜂(包括长脚蜂属Polistes、铃腹胡蜂属Ropalidia、异腹胡蜂属Parapolybia),以及超过50种以上的独栖性蜾蠃。目前社会性胡蜂中的长脚蜂仍有部份分类待厘清,而更多独栖性胡蜂蜾蠃咸信仍待被发现。
台湾目前已知有下列7种虎头蜂:黄腰虎头蜂、拟大虎头蜂、黑绒虎头蜂、姬虎头蜂、中华大虎头蜂、黄跗虎头蜂及威氏虎头蜂。事实上,不同的虎头蜂由于其习性不同,危险性也应是有所区别的。其中黑绒虎头蜂其窝的形状似传统的竹编鸡笼,故俗称鸡笼蜂,据报载为最凶猛的虎头蜂,应与其特殊的长形裂缝出入口,受惊扰时蜂群能大量快速飞出增援有关。
虎头蜂筑窝地点的选择往往相当隐密,因此不易为人察觉,其危险性便在于此。一般而言,虎头蜂会偏好选择具有天然屏障不易为人所接近的树梢做窝,也因此提昇蜂窝自身的安全性。事实上,这类看的到的蜂窝所具有的潜在危险性是比较小的,因为虎头蜂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预防原则就是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攻击虎头蜂,这样就可降低遭到蜂螫的机会了。但对于筑窝于地底的虎头蜂,主要为中华大虎头蜂与姬虎头蜂两种,往往难以查觉,当不慎误触地底蜂窝时,蜂群大量涌出攻击,非常危险。尤其是碰到中华大虎头蜂时,这是一种最大型的虎头蜂,相对毒液量亦较多,因此造成致死的案例也不少。在各地的一些锄草工人,往往都有过被蜂螫的经验,最怕的就是碰到了躲藏于草丛中所谓的土蜂(即中华大虎头蜂)。当不幸遭遇到虎头蜂群起攻击时,逃离现场避免蜂群继续攻击为首要之务,因为虎头蜂群数量大,攻击范围又可达数10公尺远。但野外现地状况如地形、植被其实相当复杂,逃离时必须注意自身安全,不要慌乱中乱了脚步。同时,也要快速将蜂螫讯息传递给其他队友或队伍,以避免後续更多的人被螫。
环保与绿建筑的纸房子
社会性胡蜂具有社会组织与结构,也就是说亲代与子代重叠,共同生活在一起,彼此相互合作照顾少数具有生殖能力的个体(即后蜂)进行繁殖。社会性胡蜂的窝是利用「纸」做的,故英文中也称之为「纸蜂」或「纸窝蜂」,与独栖性蜾蠃则多利用先前存在的洞穴或衔泥筑成的土房子有所不同。社会性胡蜂的部落(整个蜂窝含蜂)周期通常为一年,旧窝往往废弃而不再重复利用,但废弃的旧窝却又可提供其他不同的生物再利用。
具虎斑纹路的虎头蜂窝外壳与内部多层巢脾的结构(陆声山摄)
胡蜂蜂窝的结构变化很大,但很容易就能分辨长脚蜂与虎头蜂蜂窝的不同。概括说来长脚蜂的蜂窝只有一层蜂室,利用一个窝柄使得蜂窝悬吊在空中,而所有的蜂便聚集在这窝上,数量多为数十只或可达上百只。因此,长脚蜂窝比较容易观察,甚至可以从近距离清楚地观察到蜂室内的卵、幼虫及蛹的变化情形,以及成蜂的各种行为。然而虎头蜂的蜂窝就显得复杂多了,外观上所见的窝其实是一层包覆在外的外壳,通常蜂窝只有一个圆形出入口做为蜂进出之用,而蜂窝上往往有许多蜂盘据警戒。此外,虎头蜂蜂窝内部则为一层一层的蜂室,层与层及外壳之间有许多柄相连着,一窝蜂数量往往可达成千上万只。所以,一窝虎头蜂的数量远远超过一窝长脚蜂的数量,其危险性相对地也就远大于长脚蜂了。
虎头蜂属于社会性昆虫,具有共同防御的特性,每年秋末冬初,频传虎头蜂螫伤许多人甚至致死的事件,这却也是让人闻之色变的一个主因。但利用纸浆筑的窝,足可媲美东汉蔡伦造的纸,所使用的材料除环保外,蜂窝内部空调能维持相当恒定的范围,让人赞叹虎头蜂为环保与绿建筑大师也不为过。而超大虎头蜂窝的发现,往往令人疑惑如此巨大的虎头蜂窝是如何形成的,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一年一代的虎头蜂,其实只花了半年多的时间便能建造一个巨大的窝。
蜂窝可视为一个复杂但稳定的系统,内部的蜂室主要作为育幼用,为确保幼虫发育的稳定,温度的调控显得非常重要。春季时后蜂独自建窝、产卵与育幼,直到第一只工蜂羽化出;此後,后蜂不再外出,工蜂数量不断增加,整个部落快速扩大;到了秋季部落中开始出现所谓的生殖蜂-亦即雄蜂与雌蜂(翌年的后蜂);雄蜂与雌蜂交尾後,部落逐渐衰退,后蜂、工蜂与雄蜂等相继死亡;交尾後的雌蜂越冬;翌春再继续此周期。因此在秋季,当蜂群数量达到高峰时,一窝蜂数量往往可达成千上万只。也就是我们最容易听到有人被蜂螫的意外发生。但从生态的角度而言,胡蜂可扮演授粉者和捕食者的角色。胡蜂捕食蝇类、蚜虫、蝗虫和鳞翅目幼虫等害虫以哺育其幼小,因此牠们在控制害虫族群上有相当之贡献。
从外观上所见的虎头蜂窝,其实是一层包覆在外的外壳,外壳其实有些类似包心菜也有许多层交互相连,如此便可提供较佳的保暖绝缘效果。内部则为一层一层的蜂室,开口朝下,蜂室内则为卵、幼虫与蛹以倒挂方式悬垂于蛹室内,层与层及外壳之间利用许多柄相连着,成蜂则活动于期间。根据国外研究报告在夏季户外温度高达近40度时,蜂窝内部藉由虎头蜂取水与搧翅形成气流将热气散出,而将窝内温度控制在28~29间。
胡蜂利用强有力的大颚刮取木材纤维,再与口内分泌的液体混合成纸浆筑窝(陆声山摄)
台湾7种虎头蜂中的黄脚虎头蜂,即使到冬天仍可见到持续在活动,但有关黄脚虎头蜂越冬的行为研究所知有限。作者曾于福山植物园初步观测结果,发现当一、二月份寒流来临时,外界温度几近零度时,蜂窝内部温度仍可维持高达26~28度,虎头蜂如何维持这种温度耐人寻味。进一步发现当蜂窝内部温度出现异常降低,推测此时应与停止育幼或蜂群大量离巢有关。
全面移除蜂窝?
虎头蜂具有危险性,是否发现後便须将其移除呢?防除虎头蜂是否有必要须作审慎的评估,虽然作者并不鼓励防除虎头蜂,因为移除蜂窝後是否能降低我们被螫的机会呢,其实存疑。
尤其就管理单位而言,蜂窝的存在便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为了避免游客被螫後引起的麻烦问题,往往发现蜂窝时便尝试将其摘除。但这仍然局限于可发现到的蜂窝,对于其他潜藏的蜂窝我们却仍是束手无策。建议管理单位可于4~7月间加强巡逻,若能及早发现虎头蜂筑窝,将尽早评估是否进行防除作业,以免虎头蜂窝日益增大,造成日後移除困难与被螫风险提高。在野外造成的严重蜂螫,以先前提到的黑绒虎头蜂与中华大虎头蜂为最,加上野外送医不易,尤其在深山峻岭中,更造成我们心理上的恐惧。
但在一般城市公园绿地内,经常发现到一种黄腰虎头蜂,也有许多人不慎被螫的就医记录。由于它们筑窝地点的选择往往相当隐密,即使在公园的围篱上或住家窗台、冷气上,也不易为人察觉。加上黄腰虎头蜂性情相当温和,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所以我们往往忽略了它的存在。就像去(2011)年曾报导新竹1女婴疑因堂姐打开窗户通风,不料窗外竟有个篮球大的虎头蜂窝,造成5只虎头蜂飞进房间攻击女婴,女婴被螫致死的悲剧。其实这应该是可以避免发生的悲剧,一个虎头蜂窝能在居家阳台或窗台附近建窝到部落末期,而有相当吓人的尺寸时,事实上,有长达数月至半年以上的时间可以发现到。看的到的蜂窝,其危险性相对就降低许多,若能及早发现,住户加以警戒及告知幼儿,相信仍能与住户相安无事,而减少类似悲剧的发生,即使发现时也不至于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甚至能提供做为活体观察的良好教材。
在这些曾经发生虎头蜂筑窝的地点,或靠近山区的住宅,来年宜更能注意是否虎头蜂再度返回相同地点筑窝,而决定是否尽早移除或和平共存。虎头蜂在筑窝期间,其实已捕猎了无数的害虫用以育幼,在控制害虫族群上有相当重要的贡献。在摘除的过程中,因好奇而围观的民众,再加上被激怒的蜂群,反而增加了被螫的机会;而摘除後残留或逃逸的蜂也提高邻近住户被螫的风险,是否该三思这种情形下蜂窝一定要摘除吗?
尤其若发现的是这种攻击性低的黄腰虎头蜂。但或许换个角度看看,胡蜂的窝,也就是胡蜂安身立命的家,因此受到惊扰时,群蜂飞出只是为了护卫家园而已,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此外,在不影响民众或游客安全的前提下,保留的蜂窝本身便是一良好的自然解说教育素材,亦可提供研究人员进行相关温度调控、越冬行为的研究,而这些蒐集到的相关资讯未来亦能做为良好的解说教材。能否师法自然作为环保与绿建筑的仿生学,未来就看建筑界能否由蜂窝中再度得到什麽启发了!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农业头条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分享:
上一篇:桂鱼多少钱一斤,桂鱼图片长什么样 下一篇:关于四喜鸭子是什么地方的菜的美食百科

农业头条

发表评论